返回

云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捌.香囊暗解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殷瀛洲看她一张小脸被泪水洗的湿漉漉的,浓密的卷翘长睫上沾满了晶莹的泪珠,一副娇娇弱弱备受欺负的模样。

    偏哭着哭着又不自觉地把两只小手搭在他肩头,白皙娇嫩的脖颈胸口还留有点点红紫的吻迹咬痕,她都不知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勾人。

    ——花承夜霖,玉凝朝露,初荷带雨,晚棠落雾。

    这副可怜又惑人的娇娇情态让殷瀛洲心旌神摇,心里痒得要命。

    一时有些反思是不是将她欺负得狠了,却又忍不住生出想欺负得更狠一些的别样心思。

    可终是心疼占了上风,低声细细哄慰了她许久,袅袅方才抽抽噎噎地止住了泪。

    她哭得过于忘我,有些头昏昏的,连两人何时赤裸的皮肤相贴都不知,待发觉时更是赧然羞怯,只能双手虚弱地推拒着他,生怕他再做什么。

    袅袅有些讨好地仰起脸儿,泪光盈盈地望着他,雪白纤弱的脖颈被拉得更细,有种柔脆易折的美,似乎一掐便能折断,格外需要男人的细心呵护。

    她见他的神情不似之前那般深沉可怕,他刚才的柔声安慰也让女孩儿渐渐卸下些惊惧羞耻的防备,只没头没脑地哽咽了声:“……我疼。”也不知是在说脖子疼还是哪里疼的。

    那道淤紫的可怕勒痕看得殷瀛洲一阵阵的后怕,小心翼翼地指尖抚了抚,语带痛悔地问她:“小鸟儿,还疼吗?”

    袅袅轻轻摇了摇头,闪躲着他的眼神,声如蚊呐:“不、不是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已是声不可闻,而白玉般的脸上再度红霞一片,连小耳垂似乎都染上了淡淡酡红。

    殷瀛洲再也忍不住,捏着她尖尖的下巴,劈头盖脸地吻了下去,将她的呻吟抽噎全堵在了他的唇中。一番狂风暴雨般的唇齿纠缠,扫荡征服。

    男人火热有力的指尖在她身上恣意游走揉捏,袅袅被他亲得神智虚浮,软在他身下,只觉身体中所有力气都被抽干。

    天地旋转晃动中,嫩嫩的舌头被吸吻的又麻又痛,他的指尖触碰到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瘫软,不觉间,两条细腿被他一条长腿一隔,长指已是在那最脆弱的穴口花瓣处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袅袅身子猛地一僵,立时清醒,所有记忆全停留在昨夜他刚顶进来时那撕裂般的疼痛上,就要开始挣扎,却又被他压得紧,只能泣声求他:“我、我害怕……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