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云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拾肆.蔷薇风细一帘香(新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“嗖”的一声破空之音,一支三棱矢流星飞电般穿林而出,精准无误地将一只惊飞的锦羽山鸡钉死在地。

    袅袅雀跃拍手,摇着殷瀛洲胳膊,杏眼忽闪忽闪,由衷赞叹:“哥哥,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殷瀛洲将狩猎用的小型连弩扔下,走过去拎起山鸡,一抬眉,笑问:“我的厉害之处,心肝儿不是早就领教过了麽?”

    袅袅语塞,脸却悄悄红了,和他相处日久,他话中深意,她岂能不明。

    今日午后殷瀛洲去聚义堂议事,袅袅午睡起了,将他晾干在院子里的几件衣裳归置齐整,就再无事可做,只得百无聊赖地找出一册话本翻看。

    此话本文采欠缺味同嚼蜡便罢,竟还错字连篇,简直不知所云,袅袅正腹诽不已,殷瀛洲议事归来,说带她去山上散心。

    然后,这只倒霉的山鸡便撞到了殷瀛洲箭下,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飞来横祸,袅袅给它暗念了三声佛。

    走过一段山路,袅袅随他到一眼清泉边,收拢裙子和披帛,寻一处平坦石头坐下,托腮看他自靴内抽出把三寸长的匕首,快速地给山鸡放血褪毛,开膛破肚,泉水里清洗后,削了两根树枝制成烤架,插在地上,又折一长枝,将山鸡串上,置于架上,再取出火石将架子下堆叠的衰草枯枝点燃,这一连串的手法娴熟利落,显而易见是个中老手。

    殷瀛洲坐回她身旁,一边转动翻烤,一边撒上细盐,不到半个时辰,鸡肉便转为蜜色,油脂“滋啦滋啦”向下滴落。

    肉香四溢,引人馋虫。

    原来他以往是这般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袅袅无声一叹,又是钦佩又是心酸,不由得再往他身旁挪得近些。

    殷瀛洲笑看她一眼:“馋了?也应该熟了。”说着拿匕首将烤鸡一划,但见外焦里嫩,皮酥肉烂,火候正好。

    殷瀛洲没痛觉似地撕下只冒着热气的鸡腿,匕首一扎递给她。

    袅袅扯住他的衣袖,眼巴巴地瞅他:“烫。”

    “哪烫了?你不要,那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殷瀛洲作势要吃。

    袅袅发急:“不许吃!你给我吹吹呀!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