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云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ň2qq,℃Oм 番外肆.勘破只见春(五)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及至菜品上齐,两人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,席间气氛甚是欢闹融洽。

    秦凤霄惊奇地发现萧荣博闻强识,所知甚广,天文地理,风土人情,皆是挥洒自如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难得秦凤霄未曾感到这小子是在充门面掉书袋,文绉绉酸死人地卖弄学问。

    只因他言辞风趣且浅显直白,更兼之他清朗旖丽的嗓音,真真是比茶馆说书的还要好听上十几倍。

    萧荣却是长年居于靖丰乡下,双亲俱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从无与同龄人相处经历,素日里只得一人与书籍为伴。

    生就七巧玲珑心,却鲜少有人可与之相谈。

    祖母兰心蕙质,琴棋书画皆通,即使是如今年岁渐长,从那双仍明澈的杏眼和柔美的身段中依稀可见当年的花容月貌,风姿摄人。

    从牙牙学语伊始,祖母便亲自教养,开蒙之后也多得她悉心关爱。

    可这几年她的身子骨越发羸弱,且有陈年旧疾留下的隐痛,时常抱病卧榻,药石缠身。

    祖父原是生于关外朔方铁城,长于草原大漠的北胤人,本就只善弓马骑射,不通汉文典籍,对男孩儿更是疏于管教。

    尽管待他还算和蔼慈祥,却是以类似于在草原上放养牛羊般的方式对待他。

    祖父常说的便是我额赫(注1)死的早,我额其格(注2)那时候成天忙着打仗没工夫管我,我不也好好儿地活到这岁数了?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娘,腾格里(注3),你可是个北胤男人!如他们汉人那般养得细皮嫩肉是想做甚?再说了你是我孙子,不能给咱们家丢人云云。

    祖母听了,会不冷不热地刺他,如你这种强悍非人的禽兽,本是世所罕见。

    祖父闻言,只会摸着胡子仰头大笑。偶尔也回道,若我不是禽兽,你又怎会跟了我,又哪里来的儿子孙子?

    祖母便会羞恼地别过脸去,啐他是个老不正经的,禽兽到老了也是禽兽。

    他躲在一旁,也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